人生故事
主頁 > 人生故事 > 內容頁
2020-11-12 18:08 作者:米歇爾·德·蒙田
人生取決于我們自己
  

  人的活動會暴露自己。在法薩羅之戰集結和指揮過程中,愷撒的內心昭然,從他安排休閑和艷情活動中也看得出來。

  人的內心活動有些是低級自私的,看不到這一面,就不算對人心有徹底的認識。尤其是,在平靜中反而容易看清楚,激情之時,人心往往顯得很高尚。另外,每遇到一個問題,它就會整個撲上去,全力以赴,決不會一心二用。不是根據問題本身,而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處理。世間之事也許都有各自的價值、標準和形態;但在我們心里,就會按自己的意愿將這些特點任意修鑿。死亡對西塞羅來說是可怕的,對加圖來說是自愿的,對蘇格拉底來說是無謂的。健康、良知、威望、知識、財富、美麗,還有與之相反的東西,在踏入心靈的瞬間都要剝去外衣,換上心靈賜予的新衣,染上心靈喜歡的色彩:褐的、亮的、綠的、暗的、刺眼的、順眼的、深的、淺的,以及它們各自喜歡的色彩;它們沒有向慣常的風格、標準和形態低頭——每一種都是自己領域的女王。所以,我們不要再找事物的外部品質當借口了,我們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。我們的品質好壞,取決于我們自己。燒香許愿,不如許給自己,而非祈求命運女神:她對我們的品行無能為力。

  我討厭下棋,因為下棋算不上娛樂,玩起來過于嚴肅,我可以把干正事的精力用到更好的地方。可人的內心將這種可笑的娛樂看得多么重要:不是說可以全力以赴了嗎!在這件事上,它是多么慷慨地給了我們直接認識和評價自己的機會!在其他任何情況下,我都無法更加全面地看待和審視自己。在這件事上,哪一種感情不折磨人呢?憤怒、怨氣、仇恨、急躁,還有在最應該接受失敗時流露出的強烈好勝心。看重榮譽的人,不應在雞毛蒜皮上展現他的曠世奇才。在這個例子中,我所說的道理同樣適用于其他所有事情:人的一言一行、一舉一動都在昭示自己,表現自己。

  德漠克利特和赫拉克利特是兩位哲學家。德漠克利特發現人生是可笑且徒勞的,他擁有一副奚落的、眼帶笑意的神情;而赫拉克利特總是悲傷的,含著淚的。伏爾泰所說:“對于思考的人,生活是一出喜劇;對于感受的人,生活是一出悲劇。”我更喜歡第一種情緒,不是因為歡樂比哭泣更討人喜歡,而是因為它比后者傳達了更多的蔑視和譴責。在我看來,與其說我們不幸,不如說我們徒勞無功;與其說我們狡猾,不如說我們愚蠢;與其說我們非常辛苦,不如說我們非常無用;與其說我們悲哀,不如說我們自私。



相關內容
福利视频在线播放,A片在线播放,80影院